週五, 08 二月 2019 13:44

退休的士車主變導演 78歲吳國雄為長者拍遺言

Written by

「啲燈搞掂未?」「好!」「back-drop都ok!」「條聲可以!」「好,roll咗。」「26take 1,開始。」在導演一聲令下,所有工作人員迅速返回崗位,開始拍攝。乍看之下,真的和一支專業攝製隊沒有分別,但其實全team都是長者。他們正為一位老婆婆錄下臨別前的説話,「我只係想仔女開開心心,好多謝幾十年來仲喺我身邊嘅好朋友。」婆婆對著鏡頭說。

這隊耆英攝製隊的成員全是義工,三年來為住在護老院的長者,拍下他們的預前叮囑(遺言)。曾是的士車主的導演吳國雄,是攝製隊的「創立人」,退休後學電腦學攝影學剪,一班長者義工都是由他訓練出來,「我話起碼有啲細藝,又唔洗佢請人。義工都可以做到嘢㗎!」

攝製隊的陣容仿如微電影製作卡士,打燈、拍攝、收音、場務樣樣齊,單是攝錄機已經有兩部,設備相當齊全。「我哋怕一部機死咗,都有另外一邊補飛。」領軍的導演吳國雄笑說。他今年已經78歲,人人稱他為大雄哥,原是的士車主的他,退休後,決定為自己而活,和其他義工組織攝製隊,為長者拍下臨別前的最後説話。

p1
無論是收音、攝影、剪接,都是由長者義工一手包辦。(李澤彤攝)

聽遺言淚如泉湧

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階段,但聽到長者說生死,難免心酸。「阿仔,我孤伶伶一個。如果你再唔嚟探我,我都唔知等得幾耐。」大雄哥還記得第一次拍預前叮囑的情景,當他聽到婆婆囑咐兒子多些探望她,不禁悲從中來,流下男兒淚。想起自己1958年從内地來港工作,大約半年後媽媽就過世了,他無暇抽身回老家,連身後事也由其他家人處理。
「真係觸動到痛處,成日聽人講子欲養而親不在,但當發生喺自己身上,係好傷感。」訪問期間,大雄哥不時提到現今年輕人對孝道輕視,慨嘆不少老人家只希望多看子女幾面,可惜兒女總覺得安排父母到護老院已「盡晒責任」。

其實好多人都無乜求,仔女和諧開開心心,死都無所謂。
吳國雄

p1
吳國雄年輕時埋首工作,更買下4架的士。(示意圖、資料圖片)

曾是的士大亨

吳國雄是攝製隊的靈魂人物,但他年輕時從未學過影片製作。退休前他曾是的士商會聯盟發言人,高峰時期更擁有4架的士。50年代從大陸來港,他先後揸過巴士、小巴和的士,70年代用十幾萬買下第一個的士牌照,後來索性全職做收租佬,08年更賣出所有的士牌。以當年每個車牌售價約300多萬來計算,他起碼袋著過千萬退休。
「(賣的士牌)無咩特別,係今日唔知聽日事。覺得前半世都為打工,係時候做吓自己有興趣嘅事。」他笑說。退休後大雄哥就到社區中心學習電腦,因緣際會下接觸到攝影。從最基本的剪片電腦軟件「繪聲繪影」開始,到現在打燈、收音、拍攝、用premiere pro剪片,無一不懂。「我一定唔係專業,但起碼識。」

p1
訪問當天,吳國雄和其他攝製隊成員為一位婆婆拍遺言短片。(李澤彤攝)

退休開展第二人生

大約四年前,有慈善機構找大雄哥和其他老友記成立攝製隊,為不同場合作記錄。「我話起碼有啲細藝,又唔洗佢請人。義工都可以做到嘢㗎!」及後機構安排攝製隊,幫助護老院的老人家拍攝遺言。

p1
今年9月吳國雄獲頒信和集團贊助的南華早報香港精神獎,表揚他對社會的貢獻。(信和集團提供)

p1
吳國雄與其他老人家一樣,只希望自己過世後,子女仍然和和氣氣。(李澤彤攝)

自己正值老年,吳國雄相當明白每個長者的心願,所以他出錢又出力,自費10多萬為團隊購買器材,又帶領其他老友記,進行遺言錄影工作。他的努力受到社會大衆的欣賞,月前更獲頒信和集團贊助的南華早報「香港精神獎」,表揚他的貢獻。

有錢都有煩惱

吳國雄育有2子2女,他自言「有錢都有煩惱」,對死亡並沒有恐懼,反而擔心子女會因家產問題而反目,所以現在已經不斷灌輸兒女個個平等的觀念。「我去家族旅行都要大家AA制,我唔想話偏幫邊個,個個都係我仔女。」

轉載自 www.hk01.com 【社區小小事】退休的士車主變導演 78歲吳國雄為長者拍遺言

Read 707 times Last modified on 週二, 12 二月 2019 11:22

Media